張府秀老人向記者講述“尋親夢”。
  央視攜手華西傳媒集群為巴中86歲老人圓夢尋親
  他,叫楊少孝,在新婚不久被抓了壯丁,曾向家裡寫過家書,如今或在成都。線索顯示可能曾在宣漢當過兵。
  她,叫張府秀,66年前的一個夜晚,新婚才4天的她失去了丈夫。而今,她只想尋得這位昔日丈夫的一絲線索。
  1948年,新婚四天后的一個夜晚,丈夫被抓了壯丁;次年,她依婆婆之命“轉房”,和丈夫的一個哥哥成了家;幾十年來,她含辛茹苦哺育了七個兒女,侍奉公公婆婆,為他們養老送終。
  “他還在世嗎?60多年來,為啥就一點音訊都沒有呢?”這兩個問題,一直縈繞在老人的心頭,但又不好說出來;7年前,她終於向孫女說出潛藏在心底的秘密。
  “我的時間也不多了,如果他還在世,我有好多話要和他說,三天三夜也說不完。哪怕他不在了,曉得他的下落也好啊!”老人說出了自己的心愿。為實現這位耄耋老人的願望,3月8日,中央電視臺綜合頻道大型公益節目《等著你》欄目組和華西傳媒集群獨家合作,踏上尋親之路。
  3月8日下午,春雨過後的藍天如洗,陽光柔和。86歲高齡的張府秀老人坐在院壩里,柔聲細語地向記者講述一個跨越66年的相思故事。
  失去你

  婚後四天 丈夫被抓了壯丁
  “大約是在1948年9月,我們結的婚。”老人想約一分鐘,說出了準確時間:農曆九月初十。
  在那個遵從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的年代,張府秀和丈夫楊少孝的婚姻是有感情基礎的。他們老家都在化成範家溝(今巴中市巴州區化成鎮),兩人從小一起長大,在她12歲左右時,她的母親主動到對方家裡提了親。
  楊少孝兄弟五人,隨時可能被抽壯丁。為了避險,楊家後來搬了家。儘管如此,逢年過節,兩家還互相往來。
  回憶起兩人相處的情景,老人臉上浮現出少女一般的嬌羞:“好羞人哦,每次看到他,就急慌慌地往屋後躲。”
  但噩運最終還是降臨。1948年9月的一個晚上,也就是張府秀和楊少孝新婚之後的第四天,院子里的狗一陣狂吠,木板房門被拍得咚咚直響,楊少孝被幾個人從裡屋揪了出來,雙手反剪至背後。母親潘氏上前阻攔,被一拳打倒在地。張府秀嚇得大氣都不敢出。
  朦朧的夜色里,楊少孝被人推搡著往前走。他努力扭頭回望新婚妻子。
  牽掛你

  被迫“轉房”心中仍然盼“舊人”
  漸漸地,狗叫聲平息了。漆黑的夜裡,婆婆潘氏嚎啕大哭,19歲的張府秀埋在被子里悄悄地啜泣。
  無望的等待中,張府秀嫁入楊家進入第二個年頭。一天,潘氏對她說:“你是我的養老女,我們還指望你養老送終。“張府秀當然明白這話的意思,“娘(潘氏)凶得很,我懦弱啥都不敢說”。懾於婆婆的威嚴,不久,張府秀“轉房”,和楊少孝的四哥成了家。
  成家後,張府秀和丈夫日子過得很平靜,養育了七個子女。1963年,婆婆潘氏去世,次年公公去世。在十多年前,張府秀的老伴也去世了。
  第一段婚姻雖然只有短暫四天,但那畢竟是少女時代最美好的記憶。
  2007年,張府秀的孫女楊芸考取了成都一所大學。開學前夕,楊芸被奶奶叫到身邊,“娃兒啊,你幫我找一個人。”從奶奶語氣中,楊芸覺得這事非同尋常。奶奶最終說出了“楊少孝”這個名字。為了完成奶奶的囑托,當年9月,楊芸發了第一條尋親帖子。但最終帖子如石沉大海。楊芸每次給奶奶打電話,奶奶第一句話總是:“孫女啊,找到人了嗎?”
  尋找你

  一封家書 勾起老人尋親夢
  “奶奶都86歲了,她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,這件事卻一直辦不好,我很自責。”楊芸說,她找了成都好多家干休所,但一無所獲。於是又往各大網站發帖,前不久,此事引起了央視綜合頻道大型公益節目《等著你》欄目組和華西傳媒集群的關註。
  老人回憶,1953年時,楊少孝給家裡寫過一封信,但全家無人識字。婆婆潘氏找到村裡的教書先生,信到底寫給誰的,裡面說的什麼,潘氏閉口不談。大約在1985年,她走在街上,一個姓趙的親戚從後面追上來,說有一件好事告訴她:楊少孝參加瞭解放軍,在成都一個軍區的干休所。
  雖然不知道信件的內容,張府秀還是很高興,這至少說明楊少孝還活著;楊少孝如果真在成都,有一天他總會回來,他們還有見面的機會。這個願望,她好幾次想講給兒女們聽,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。
  一絲希望如同微弱的火星般很快熄滅,此後20多年,再也沒有聽到楊少孝的任何信息。7年前,孫女楊芸要去成都讀書,老人的希望再度浮現,她指望孫女能幫忙找到那個人。
  尋親小組今日赴蓉
  撥96111幫老人圓夢
  探尋之路
  3月9日上午10點,華西傳媒集群記者和央視記者踏上尋親之路。在巴州區化成鎮街道,記者找到提供了“楊少孝可能在成都”這個信息的趙先生。
  今年47歲的趙先生回憶,他曾於1984年在崇州服役,一個偶然的機會,聽到連隊領導講,前幾年部隊里有好幾個巴中籍首長,其中一人就叫楊少孝。第二年回家探親,他向父親提及此事。父親可能又告訴了張府秀老人。
  現在趙先生也不能確認,那個楊少孝是否就是老人要找的人。
  3月9日早晨,張府秀老人提起過一件事:當年她好像聽婆婆潘氏說過,楊少孝在宣漢當兵,1953年時,政府還給家裡寄來過一封優撫書。
  尋親小組又立即趕赴達州。但未能找到關於“楊少孝”的相關資料。
  今天,尋親小組將趕赴成都繼續找尋。親愛的讀者和網友,如果你有什麼線索,請您及時告訴我們,歡迎你撥打華西都市報新聞熱線(028)96111,讓我們共同為老人圓夢。
  老人心事

  “如果你還在世,就和我說幾句話嘛”
  在老人的卧房裡,有一隻沒有蓋子的木箱。這是66年前她嫁到楊家時的嫁妝,那時結婚只有“老三台”:一隻箱子,兩口柜子。如今,當年的老房子早已拆了,兩口柜子也沒了蹤影,唯有這隻破朽不堪的箱子,是見證張府秀和楊少孝那段婚姻的唯一物件。
  楊少孝的母親潘氏的墳就在屋後,相隔不遠處就是老屋的舊址,空地上,一口碩大的石頭水缸里盛滿了清水。
  “我嫁給你4天,就在你家守了六十幾年啊。”面對鏡頭,老人落下了淚。“楊少孝啊,我的話三天三夜也說不完。你走那麼久,就把我們忘了嗎?你為什麼不給我寫信?你如果在,就和我說幾句話嘛。哪怕你不在了,曉得你的下落也好啊!”
  對於母親的心事,兒女們都表示理解和支持。大兒子楊清禮說,“母親一生勤勞賢惠,很受鄰裡尊重。當兒女的也想幫她打開心結,如果幺爹(楊少孝)還在世,真希望他們能再見面,他也是我們的父親,我們都是他的兒女。”
  華西城市讀本記者謝穎攝影報道
(原標題:等候66年 新婚丈夫你在哪?)
創作者介紹

清洗水塔

pu67puajt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